Eleanor

「Theseus/Newt」意难平 (上)

为小可爱打call

白茶:

意难平(上)




*Theseus/Newt


*初入欧美圈 请见谅


*私设众多 OOC预警


⚠️标题说明一切,会有主要人物死亡⚠️


-


Newt Scamander曾在晚年时撰写的回忆录中写道,他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——是没有主动的抱过他的哥哥。


-


Theseus八岁的时候,斯卡曼德夫人为他生下了一个粉嫩嫩的弟弟。他站在母亲床前,眼巴巴的看着母亲怀里的弟弟。嘴唇反复张开几次,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。他真的很想抱一抱Newt,刚出生的婴儿就像新出炉的蜂蜜蛋糕一样蓬松柔软,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,感受小婴儿身上淡淡的奶香。


“Theseus,Newt是你的弟弟,你要保护他,明白吗?”


Theseus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戳一戳Newt的脸颊,突然想起了父亲的叮嘱,尴尬的把手伸了回去。斯卡曼德夫人发现了大儿子的不自在,于是开口问道“Theseus,你想不想抱抱Newt?”


Theseus的眼睛忽的一下亮了起来,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“妈妈,我真的可以抱他吗?”斯卡曼德夫人笑着点了点头,示意Theseus接过自己怀里的Newt。


Theseus小心翼翼的拍着怀里的小不点儿,生怕自己把Newt弄哭。可能是因为Newt肚子饿了,也可能是因为Theseus抱婴儿的姿势出了问题,还在襁褓中的Newt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Theseus手忙脚乱的哄着怀里的Newt,眼神焦急的看向了母亲。斯卡曼德夫人笑着抱过了Newt,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小家伙“Artemis,亲爱的,不哭了,这是哥哥哦。”


伴随着母亲轻柔的歌声,婴儿的哭泣声渐渐停了下去。Theseus在斯卡曼德夫人的鼓励下又抱起了Newt,Theseus用他能做到的最温柔的声音对怀里的小家伙说“小月亮,我是哥哥哦,哥哥一定会保护你,你记得要快点长大啊!”Newt睁着他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Theseus,突然咧起嘴笑出了声。


年幼的Theseus可能并没有理解,多了一个弟弟到底意味着什么。忽略年龄问题,他只是单纯的认为,弟弟会陪他打魁地奇,一起去喂母亲饲养的鹰头马身有翼兽。


-


-


Newt三岁的时候,Theseus收到了霍格沃茨的猫头鹰送来的录取通知书,在全家兴高采烈为Theseus采买入学需要的物品时,Newt却每天心事重重的思考些什么。好几次斯卡曼德夫人都忍不住去问他发生了什么,Newt只会抿起嘴巴冲她大幅度的摇头。


九月份是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,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,Theseus正在房间最后检查他要带去学校的东西。“砰砰砰”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还没等Theseus起身开门,一个白色的小团子就破门而入。


Newt抱着枕头赤脚站在Theseus的面前,略微发红的眼眶昭示着他刚刚哭过。Theseus皱着眉头审视着眼前的小不点“Artemis,我说了几次了?就算家里铺满了羊毛地毯,你也不能赤脚跑来跑去。你最讨厌喝魔药了不是吗?”


暖黄色的灯光撒满了整个房间,Newt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被灯光映衬的更为柔和,但他却仍旧抿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说,栗色的卷发似乎也比平时矮了一点。Theseus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把Newt抱到了怀里。


“让我来猜猜我们的Artemis在想什么?ummm…是不是担心以后没人陪你一起玩了?”


“不”Newt继续摇晃他的脑袋,深吸了一口气,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一样“你以后会不会不喜欢我了…”


Theseus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,在对上Newt渴求答案的眼神后,他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“我怎么会不喜欢我们的Artemis,我以后一定会每天写信给你好吗?现在,你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
“那…我过生日你也会回来的对吗?”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,Newt的脑袋又低了下去“我不想你去学校……”


Theseus用手扶正了Newt低下去的头,二人四目相对“Artemis,我答应你,你的生日我一定不会错过。”Theseus站起来从杂乱的书桌上找出了一个盒子,递给了Newt“你一天吃一块糖,吃完了我就回来了。现在,你必须要去睡觉了,要不然妈妈会不开心的,我猜你一定不想让妈妈不开心对吗?”


Newt制止住了Theseus要抱自己回房间的动作“我想和你一起睡…可以吗?”


Theseus用手指刮了一下Newt的鼻梁“当然可以了我的Artemis,不过你只带了枕头,可能需要和我盖一条被子”


“那我可以在要一个晚安吻吗?”男孩用手戳了戳他的脸颊,略微泛红的脸在暖色灯火的照耀下更为惹人喜爱,在Theseus的视角看来这个画面真的美极了。他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,Theseus只知道自己回答了一个好字,就在Newt的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吻。


第二天一早,斯卡曼德夫人来叫Theseus起床时,看到的就是兄弟二个人躺在一张床上,Newt睡在Theseus的怀里。


步入少年的Theseus似乎没有意识到,有一颗名为禁忌的种子已经深深根植在他的心底,慢慢抽芽长出的枝蔓缠绕于他的心脏,缓缓的收紧。


对Theseus而言,Newt,他的Artemis,是他被条条框框束缚到窒息时——唯一的救赎。


-


冬日的伦敦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冷,刚刚下过雨的空气中带着几分湿潮。今天是斯卡曼德家小儿子六岁的生日,斯卡曼德家的庄园被家养小精灵装饰一新,无处不透出斯卡曼德夫妇二人对小儿子的重视。


而Newt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,却站在一张凳子上,垫着脚尖盯着庄园的大门。斯卡曼德夫人站在Newt身后,温柔的把Newt抱了起来“亲爱的,是还在等哥哥吗?”


Newt棕色的脑袋埋在了母亲的颈窝处,带着奶音的声音说道“Theseus…他答应我会回来的”Newt吸了吸鼻子“难道他骗我吗…”


斯卡曼德夫人把Newt放到了沙发上,轻轻的吻了一下男孩柔软的卷发“Newt,哥哥从来没有骗过你对吗?他一定会回来的”


当Theseus成功从学校请假,踏着黄昏回到庄园的时候,Newt的生日宴已经临近尾声。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——Newt却像只猫咪一样在沙发上蜷缩着,睡着了。斯卡曼德夫人没有理睬Theseus刚刚到家的疲惫,扭着大儿子的耳朵径直走进了厨房。


平日里温柔贤淑的斯卡曼德夫人,难得一见的开口训斥了极其优秀的大儿子“Theseus,你知道今天Newt等了你多久吗?”


Theseus用手揉了揉被母亲扭的发红的耳朵,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“对不起,妈妈…我去蜂蜜公爵拿给Artemis准备的生日礼物了…没有注意到时间…”


斯卡曼德夫人给了Theseus一个拥抱“亲爱的,今天Newt趴在窗台前一直等你”她向客厅瞥了几眼“答应我,一会一定好好哄哄他好吗?”




-TBC-

可以说是很好看  很戳了